• <noscript id="eom2a"><optgroup id="eom2a"></optgroup></noscript>
    <tt id="eom2a"><small id="eom2a"></small></tt>
    <input id="eom2a"></input>
  • <div id="eom2a"><small id="eom2a"></small></div>
    <td id="eom2a"><small id="eom2a"></small></td>
  • 您的位置:知識庫 ? 程序人生

    心流:寫作、編程和修煉武功的共同法門

    作者: 張鐵蕾  發布時間: 2018-12-21 13:41  閱讀: 2337 次  推薦: 84   原文鏈接   [收藏]  

      曾經有位朋友對我說,寫文章是天下第一的難事。當然在很多人的眼中,這話未必正確。但對于喜歡寫作的人來說,能講出這句話的,基本上可以引為知音了。

      在我的認知中,寫作是很難的事;而在所有的文學體裁中,寫小說,尤其是寫長篇小說,最不容易。

      有人說,不對,還有詩歌啊。詩歌才是文學之王。

      的確,詩歌是語言文學的精華,是讓文字歌唱的藝術。一個人,將此時此刻最強烈的內心感受,用恰當的詞句表達出來,就是詩歌。但是,詩歌有它致命的弱點:篇幅太短,限制太多。因而,要想創作出真正能夠稱得上「史詩」的作品,只有依托于小說。

      一部好的小說,是創造力的完美展示,它兼顧邏輯的嚴謹、架構的設計和文字的優美,并蘊含著撫慰眾生的力量。

      金庸先生的小說就是如此。也正因如此,才能真正地打動人心。

      金庸先生去了。作為一名深愛金庸作品的讀者,借這個機會,表達一下對先生的懷念。

      逝者已矣。

      但我今天想說的重點不是這個。我想跟你聊聊寫作、練武功、編程這三者的關聯,特別是它們在體驗上的相似之處。

      對于寫作和編程,我恰好都有一些個人體驗。唯獨練武功沒有。還好,我們可以請教一下金庸大俠。

      金庸筆下的那些大俠,像郭靖、楊過、張無忌,都身負絕頂武功。但他們的武功并非生來如此,而是一步步進階的。他們修煉武功時的體驗是怎樣的呢?為什么能進境神速,遠超他們周圍的對手?

      《射雕英雄傳》里面有一段描寫是這樣的:當日軒轅臺丐幫大會,郭靖和黃蓉被擒,性命危在旦夕。但就在這等危急關頭,郭靖竟然由天上的北斗七星聯想到天罡北斗陣,思考起武功來。金庸在書中是這樣描述的:

    他卻仍是不言不語,抬頭凝望北方天空,呆呆出神。魯有腳連問數聲,郭靖全然沒有聽見,原來他全神貫注,卻在鉆研天罡北斗陣的功夫,此時正當專心致志、如癡如狂的境界。哪里還來理睬魯有腳的說話?

      郭靖生性魯鈍,如果不是對武功達到如此癡迷的程度,怎會成為一代大俠?

      再看看楊過。有一段時間,楊過曾經想將自己所學到的各派武功融合為一,自創一派。書中寫道:

    他自辰時想到午后,又自午后苦思至深夜,在山峰上不飲不食,生平所見諸般精妙武功在腦海中此來彼往,相互激蕩。
    ……
    楊過睡了半夜,次晨一早起來又想。七日之中,接連昏迷了五次。

      連續思考了七天,甚至思考到激烈之處會暈過去,真可謂癡迷。最后,終于「于武學之道又進了一層」。

      張無忌練功時又是怎樣一個過程呢?有一次機緣,張無忌和朱長齡同時困于幽谷,兩人被一道狹窄的洞穴隔開。張無忌存了「成固欣然、敗亦可喜」的念頭,順其自然地修煉九陽真經,就當是打發日子。結果進展甚速。而洞穴另一端的朱長齡呢?書中描寫是這樣的:

    他雖不食煙火,清靜無擾,內功也甚有進境,不過他身處懸崖峭壁,心中想的卻是如何捉到張無忌,逼他引去殺害謝遜,搶得屠龍刀,成為武林至尊,人人遵奉自己號令;處身雖靜,內心卻心猿意馬、神馳紅塵,終究練不成真正上乘的內功。

      可見,這里的關鍵在于心無旁騖。

      瞧出來沒有?這幾位大俠在修煉武功時有什么共同點呢?那就是他們都拋除了一切雜念,達到了一種忘我的狀態。

      實際上,在現代心理學中,這種忘我的狀態可以用一個概念來描述,它叫做「心流」。

      什么是「心流」呢?這是積極心理學中的重要概念。「心流」是指我們在做某些事情時,那種全神貫注、忘我投入的狀態——在這種狀態下,你甚至感覺不到時間的存在,在這件事情完成之后我們會有一種充滿能量并且非常滿足的感受。

      心流理論的創始人米哈里·契克森米哈賴在他的《心流:最優體驗心理學》一書中提到,很多行為都會產生心流體驗,比如攀巖,舞蹈、下棋、外科手術等等。

      人們從事這些行為的時候,為什么會產生心流體驗呢?這與人的神經系統對外界的感知方式有關,其核心原因在于對資訊過載的規避。

      人類在進化過程中,大腦和神經系統變得異常強大,從外界感知到的訊息大大超過了生存所需。這是人超越動物的地方。饑餓的獅子只會關注到獵物;草履蟲只能感受到光和熱的簡單刺激。而人類卻大大不同,人類可以感受到周圍環境的細微變化,可以品味出痛苦、恐懼、憤怒、焦慮各種滋味,還可以感受到別人的情緒,甚至從微言中得窺大義。

      感知越多,當然越有利于智能的發展,但處理不當卻會帶來痛苦。按照二元論的哲學,世界是分為「內」和「外」兩個實體的——心和物。

      我們首先是有一個內在狀態的,每時每刻都維持著既定的意圖。當外界大量的資訊紛至沓來的時候,對我們的內在狀態就會產生一個沖擊。這些資訊可能與既定的意圖發生沖突,使我們分心,無法為實現意圖而努力。如果我們處理不好,被資訊過載所困,就會進入「心流」的反面——內在失序,也稱為精神熵。內在變得混亂,從而熵值增加。

      而進入心流狀態的前提,則是能夠不被外界所擾,屏蔽掉無用甚至有害的信息,專注在當前既定的意圖上面。

      這個道理適用于很多場景,除了前面提到的攀巖,舞蹈、下棋、外科手術等等,我現在寫出這篇文章也是這樣。當我腦中正在盤旋著諸多概念和散落的邏輯,試圖把它們整合成一篇完整的文章的時候,如果外界有突如其來的干擾,那對這個過程的進行無疑會造成致命的打擊。也許你就看不到我這篇文章了。

      寫作必須進入心流狀態。米哈里·契克森米哈賴甚至專門提到:

    詩人與劇作家往往是一群嚴重沮喪或情緒失調的人,或許他們投身寫作這一行,就是因為他們的意識受精神熵干擾的程度遠超一般人;寫作是在情緒紊亂中塑造秩序的一種治療法。作家體驗心流的唯一方法,很可能就是創造一個可以全心投入的文字世界,把現實的煩惱從心靈中抹去。

      當我第一次看到這個描寫的時候,我被震驚了。按這位心理學大師的說法,寫作是一種「治療法」!言外之意,有病才需要治療對吧。不過令人慶幸的是,大師總算給了解決方案。這個解決方案就是——心流。

      前面提到的修煉武功的例子,雖然來源于小說,但小說無疑是通過「寫作」寫出來的,而且是武俠小說大師——金庸先生寫出來的。我們有理由相信,這其實來源于金庸對于自己寫作體驗的真實感受,只不過經過了一些藝術夸張而已。

      我在另一篇文章《技術的正宗與野路子》提到過,做技術,猶如修習一門武功。技術性的編程工作,其實和寫作、修煉武功一樣,經常需要長時間地專注在某件目標或意圖上面,將復雜的、看似紛亂的概念整合在一起,變成內在有序的狀態。這需要一種能長時間維持在心流狀態的能力。

      現代人天然地遭遇了「資訊過載」。

      成千上萬條微信和釘釘消息,堆積如山、永遠讀不完的郵件列表,已經成為普通的上班族每天都要面對的課題。管理者的處境則更加艱難。各種突發事件,一個接一個的會議,永遠排得滿滿的日程表,將管理者的時間剝奪得一絲不剩。再加上現代互聯網的發達,各種資訊的形式越來越豐富,甚至不惜以標題黨的形式奪人眼球,進一步加劇了「資訊過載」的程度。

      這無疑會讓心流體驗變得可望不可求,從而大大地降低個人的創造力,時間長了甚至會讓人產生焦慮。那怎么解決這樣的問題呢?

      按照心流的理論,也許我們應該屏蔽掉大量的資訊,才能避免內在失序。這其實符合佛家的理念,四大皆空,世事皆已看透,平靜地對待任何事,不再有大喜大悲。但這畢竟是高僧才能達到的境界。而且,身處俗世之中,很多情況下我們都無法置身事外。

      那如何應對呢?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,但是事實確實如此:要獲得心靈的秩序,一方面要規避「資訊過載」,另一方面也需要資訊的輸入和整合。兩者聽起來有些矛盾,但其實并不沖突。前者要求屏蔽掉無用和有害的資訊,后者則要求過濾和整合有益的資訊——那些對于你構建心靈秩序有用的資訊。

      為什么構建心靈秩序需要整合資訊呢?米哈里·契克森米哈賴在他的書中有這樣一段闡釋:

    一個能記住故事、詩詞歌賦、球賽統計數字、化學方程式、數學運算、歷史日期、《圣經》章節、名人格言的人,比不懂得培養這種能力的人占了更大的便宜。前者的意識不受環境產生的秩序限制,他總有辦法自娛,從自己的心靈內涵中尋求意義。盡管別人都需要外來刺激——電視、閱讀、談話或藥物——才能保持心靈不陷于混沌,但記憶中儲存足夠資訊的人卻是獨立自足的。

      這說明,人的內在需要系統性地構建。小孩子很難保持專注,是因為他內在的資訊儲存太少,還無法借此獨立地思考,因此他要不停地接受外來的刺激和新知識。這種情形在一個人到了一個新環境時也會發生。比如你剛換了工作,新入職了一家公司。在開始的一個階段,新環境的大量資訊會一下子涌來,造成內心的混亂,一種不可掌控的感覺隨之出現。但隨著資訊的輸入,它們逐漸內化為內在的知識系統,然后就有了秩序。通俗地說,對于環境熟悉了,適應了。這時候,再有新的資訊到來,它也變得有處安放了,于是你能夠泰然處之。

      經歷過混亂、資訊過載、消化資訊、知識內化、重新內在有序這樣的一個過程,我們便有望在更高的層次上達成大的心流。這是一個螺旋上升的過程,是一個逐漸變得強大的過程。

      心流體驗不僅可以極大地提升工作效率,而且還與一個更加宏大的議題有關——人的幸福。

      不管是在世俗、宗教還是哲學中,人的幸福都是一個熱門的重大話題。尤瓦爾·赫拉利在《未來簡史》一書中提到,人類在21世紀的第二大重要議題,就是追求幸福快樂。甚至現在就有一些思想家、政治家和經濟學家,都開始呼吁用GDH(gross domestic happiness,國內幸福總值)來取代GDP作為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發展水平的指標。

      但是,人到底怎樣才能達到幸福,這仍是一個很難解的問題。

      米哈里·契克森米哈賴在他的書中,引用了奧地利心理學家維克多·弗蘭克在《活出意義來》一書的序言里的話:

    不要以成功為目標——你越是對它念念不忘,就越有可能錯過它。因為成功如同幸福,不是追求就能得到;它必須因緣際會……是一個人全心全意投入并把自己置之度外時,意外獲得的副產品。

      言外之意,幸福不應該是直接追求的目標,它是一個人達到心流體驗的副產品。因此,「心流」又被稱為「最優體驗」。這位心理學大師又寫道:

    一般人認為,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莫過于心無牽掛、感受最敏銳、完全放松的時刻,其實不然。雖然這些時候我們也有可能體會到快樂,但最愉悅的時刻通常在一個人為了某項艱巨的任務而辛苦付出,把體能與智力都發揮到極致的時候。

      對幸福議題的這一解答,讓我們有望達成「內在」和「外在」的共贏。當我們集中注意力,高效地實現了某個目標的時候,我們其實是在改造了外部世界的同時,也獲得了內心的秩序和幸福。

      (完)

      后記

      以前也聽過「心流」這一概念,但從來沒有深入去探究過。直到前幾天翻了翻米哈里·契克森米哈賴的這本書:《心流:最優體驗心理學》,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。正如這本書的序言里所說,這是一本奇書。「心流」這一概念,有著豐富的內涵,它關乎一個人自我的提升和內心的福祉。推薦你讀一讀。

    84
    3
    標簽:寫作 編程

    程序人生熱門文章

      程序人生最新文章

        最新新聞

          熱門新聞

            黄色网_免费在线黄色电影_黄色成人快播电影_伦理电影_黄色片